腰肌劳损,汝州,太平洋战争

TEXT- Phoenix PHOTO-Phoenix

这已并非第一次写格鲁吉亚,但却是我第一次真正踏足这个国家。或许很多人跟我一样,在自己的旅游版图上未曾出现过格鲁吉亚这个名字。印象中格鲁吉亚总跟战乱联系在一起,但眼前只见色彩斑斓、充满生机。战争已离开这片土地,上帝更是把最好的"建筑师"派到格鲁吉亚,打造它独一无二的"后花园"。

感受黑海"拉斯维加斯"巴统的浪漫

甫下机,呼吸到的就是阵阵地中海味道的黑海吹来的凉风。说到格鲁吉亚,你可能只认识第比利斯,但事实上巴统(Batumi)很早已是土耳其人、俄罗斯人、波兰人、甚至中东等地区的人士度假胜地,而近年欧洲人亦喜欢来巴统。

沿着海岸边漫步,大概会明白巴统确实是黑海上的“拉斯维加斯”。除却不断在增建的赌场,此处的浪漫气氛,要比“拉斯维踩踏之家0加斯”更胜百倍。先别说海边伫立的一个个刻意为浪漫而打造的雕像,经常随街可以遇上穿上礼服的新婚夫妻,就知道这里和拉斯维加斯一样,都是结婚胜地。

而刻意前来结婚的,除格鲁吉亚人之外,还有邻近的土耳其人和其他欧洲人,温柔的海风,和暖的气候和梦幻一般的黄昏构成了这空气里的浪漫氛围。而要感受动人时刻,万界美食铺可走到港口附近55米高的巨型摩天轮,在附近已可以见到不少如胶似漆,每秒也在缠绵看日落的恋人。摩天轮前有个代表着永恒的爱的雕塑品,命名为Ali & Nino,是依照战时的一段爱情故事作背景,他们会慢慢自转,每10分钟会遇上,亲吻,融合,再分开,观看日落的情侣们也看得入神。

没有恋人,也可漫步巴统植物园,俯瞰黑海、呼吸最新鲜的空气,更可观赏不同国家的植物齐聚在这个城市的奇景。据悉植物园内有一处几时平米的地方,会在7月的某天气温突然局部下降,数十分钟后又会回升,相当神奇。只惜此行时间不对,没能遇上这样的奇景。

被称为欧洲最高村庄的乌树故里(Ushgu公公偏头疼li)是此行最期待的景点之一,在此之前,路经祖格迪迪(Zugdidi)也有意外收获。位于祖格迪迪的达迪亚尼宫殿博物馆(Dadiani Palaces Historical and Architectural Museum)内竟收藏了全球仅三副的拿破仑大帝面部铜模,将其逝世时的面貌永远保留了下来,也揭示了达迪亚尼家族与拿破仑大帝间特别的关系。

进入高加索山区后,一路风光无限,让人深信上帝确实派来了最好的“建筑师”,打造了眼前这片土地。群山环绕的梅斯蒂亚镇(Mestia),耸立的防御塔错落在山间、河边,耕牛在院子里低头吃草,好一幅悠然的田园风景画。这些防御塔都建于9-12世纪,均用石块建成,是古时当地居民在发生战争时躲避的地方,经历了一千多年依然完好。

继续往上山前行,再经过3个小时才到达位于斯瓦涅季(Svaneti)深处的乌树故里。这个世界文化遗产,是欧洲最高的永久定居地,用“与世隔绝”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偎依在格都阳鳗鱼鲁吉亚境内最高峰Shkharafantasyhd山下,伫立于苍郁林间,确实是难以想象的绝美,再多的言语去描述也显得苍白。

难怪越来越多的游人不远千里,徒步或骑行也要来到这个地方,一睹这上帝派来最好的“建造师”打造的旷世绝美。

被五光十色的普罗米修斯洞穴迷倒

当我向其它人介绍到据记载,普罗米修斯洞穴与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 Cave)被囚禁的神话有关时,他们认为不可能。实际上,格鲁吉亚境内的Kazbegi雪山,海拔5047米,正是希腊传说中普罗米修斯盗火被宙斯囚禁的地方。至于眼前的青岛豪江电器有限公司洞穴究竟与普罗米修斯是否有关,我不得而知,但看着被打上七彩灯光的钟乳石腰肌劳损,汝州,太平洋战争奇妙地展现在眼前时,顿时迷醉,相机毫不吝啬地记录着眼前有些许魔幻的景观。

资料显示,这里才是当年普罗米修斯真正被宙斯囚禁的地方,位于地下18米深处,是世界最大洞穴之一,欧洲最丰富的钟乳石洞之一,全长1100米,洞内湿度高达90%,而其丰富的钟乳石是由大水冲刷形成,且每一个洞穴的钟乳石形态都不尽相同,最大的一部分甚至需要坐地91Boss底游船游览。在漆黑一片中,戴着安全帽、救生衣穿梭于钟乳石间,尽是新奇。

在卡赫季当一回勇敢的酒鬼

曾有格鲁吉亚人说,“故土、母语和东正教信仰构成了格鲁吉亚的基石,而将它们连在一起马伦威斯的是葡萄。”走在格鲁吉亚,常遇见那个与格鲁吉亚葡萄酒历史有关的雕塑复刻品,它是格鲁吉亚作为葡萄酒发源地最重要的历史证据,印证了格鲁吉亚远在8000年前已开始进行酿酒活动。参观卡赫季(Kakheti)的酒窖,这些辉煌的历史以及传统的酿酒方式,都能一一了解。

格鲁吉亚的葡萄酒一般需要18个月来酿制,相较于欧洲用2个月酿制的葡萄酒,色王可去向泽确更为醇厚,而葡性虐萄酒酿制好后都会被存放于一种专门用来盛酒的陶制容器中至少三至四个月,因此酿造出来的葡萄酒都拥有丰富单宁和维生素,而这保卫真正的未来种古老的传统酿狼人拜恩酒方法迄今仍然为格鲁吉亚村庄每家每户最强龙少所沿用。

而我更有幸一尝当地独特的ChaCha蒸馏酒。早在17世纪,格鲁吉亚的祖先就将酿造葡萄酒剩余的残渣进行蒸馏,制备ChaCha蒸馏酒。古代格鲁吉亚人习惯将ChaCha作为保健和药用酒,这个传统保存至今,许多老人每天早餐依旧会喝一杯ChaCh公子闲a。导游介绍,此酒乃“大地与太阳之子”,酿制此酒,就如汲取太阳之精华,外表看似晶莹剔透,但喝下去,就像把“太阳”吞进肚子里,一试难忘!

第比利斯(Tbilisi)是格鲁吉亚的政治、经济、文教及工业中心,文献中关于第比利斯的savebt最早记载,是4世纪60年代发生的一次外族入侵的攻城战斗。从那时起,第比利斯的历史就与伟峰制刷厂旷日持久的战争及短暂的和平、繁荣和衰退永远地连在了一起。

但眼前所见,第比利斯却是一座景色迷人的城市,旧城滨水,城内有弯曲的小巷、残旧的古堡,还有建于5世纪的教堂和昔日的格鲁吉亚王宫。新城傍山,游客可乘缆车上下山。市中心是格鲁吉亚政府大厦、商店、剧院和博物馆,6条街道向市区各处辐射,交通十分便利。现在,当我们步行在第比利斯的街道上,已经很难发现它昔日战争的痕迹。

在第比利斯东部附近的素罗拉克山麓,自南向北保存有17至19世纪的女修道院、18世纪的教堂等古代建筑。在山脊上,肏屄有残破的古代城堡和熊锌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建立的的巨大的“格鲁吉亚母亲”雕像。这尊雄浑高大的塑像面向古城,她左手托腕,右手执剑,象征了格鲁吉亚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

沿山脊上崎岖的山路北行,是建于公元4世纪的第比利那坡山歌斯古城堡废墟。离开格鲁吉亚前的夜晚,导游带着我驱车来到第比利斯的高点,市中心的城市美景就展现在我面前了:夜色掩映,古老的城区、成片的民居、教堂的穹顶、王宫的巍峨、卫城的苍凉、奇形古怪的建筑尽收眼底,这正是第比利斯最典型的城市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