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腹部隐痛的原因,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伯克利音乐学院

上周的特斯拉,完全可以用大杀四方来形容。

除了本周就要发布的 Model Y,以及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Model 3 标准版,还有再一次把对手逼得无路敖德萨的功勋可退的降价,加上世界上第一个正式商用的单接口超高功率快充——250KW 的 Supercharge V3。

很难想象一个年销量在 2018 年才不到 30 万辆的厂商,能够在整整一周的时间里面,都牢牢把握住全球媒体的摄像头,哪怕和美国相隔一片太平洋+一个英吉利海峡+一条阿尔卑斯山脉的瑞士日内瓦,正在举办全球汽车业界的开年大戏。

今天,正好趁 Model Y 还没再一次改变战局,我们回顾一下日内瓦车展上,那些传统车企是怎样应对特斯拉上周的刷屏式抢戏的。

直接上结论:复盘过后,我们唯一的疑问是“Model 3到底还将横扫多少个国家的豪华中型车市场”,而马斯克想必也在暗爽:“BBA里面还是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啊”。

索然无味的日内瓦?

最典型的例子是宝马,传说中的“Game Changer” iX3 依然只字未提,反倒是带来了一水儿的插混车型—— 330e iPerformance、 X5 xDrive45e iPerformance、 745e iPerformance。

如果单看车子本身,今年宝马交出的答卷仿小倌佛进步不小——电池容量增长了三分之一,纯电行驶里程增长了四分之一,百公里加速也比上一代的宝马插混车型快了零点几秒。

但可惜,插混只是汽油车的借尸还魂,而不是电动车的全新战场。

宝马在电池领域的技术并不落后,早在去年,宝马的 i3s 原型车就已经可以实现 160KW 的快速充电,并且可以将峰值功素问迷情率的充电范围扩大到 10-80%的区间,并不落后于 Model S/X。

但是宝马在产品上却如此保守,实在是和当年推出 i 品牌之时的锐气不太相称,甚至让人提不起兴趣念详细的参数。

比宝马好一点的,是奔驰和奥迪。

奔驰在这届日内瓦车展上带来的电动杀手锏,是 EQV——一辆号称能够“完美坐下 8 个成年人”的电动 MPV。这也是奔驰 eATS 动力总成的首发——电机、变速器、冷却系统统统集金碗共赢成于前轴之上的总成模块上,以后的新车型不必再单独匹配研发新的总成,装上去就可以了。

这套动力总成也是 EQV 在保持与与汽油 V 级身材相当的基础上实现内部空间扩展的关键,考虑到留足空间给 8 个成年人之后,还能保持 400 公里的 WLTP 续航,EQV 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以至于”EQC 续航到底有多少”这个千古之谜再次被掩盖下去了。

这周特斯拉会发布 Model Y,这款在马斯克口中“无人能敌”的紧凑型SUV预计将在 2020 年量产,而上周的奥迪也带来了将会与 Model Y 同期量产的 E-Tron 家族新成员——Q4 Etron。

直到上周星期四之前,Q4 Etron 依然算得上 Model Y 的有力竞争对手。根据马斯克的推特,Model Y 的续航将会比 Model 3 略短一丢丢——哪怕少了 10%,单电机长mc锁哥续航版也能保持 600久久久 公里婧祎怎么读的 NEDC 续航,而中续航版则约为 460 公里。

Q4 Etron的 WLTP 工况续航是 450 公里,换算下来大概是 540 公里的 NEDC 续航。虽然算上 82KWh 的电池组,奥迪的 BMS 系统似乎没有那么给力,但在 EQC 续航成谜、iX3 迟迟不见踪影的 2019 年,BBA 阵营里面,看起来也只有奥迪能够迎战 Model Y。

然而,上周星期四的特斯拉,完全是其他所有电动车车左腹部隐痛的原因,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伯克利音乐学院企的噩梦—— 250KW 的功率不是世界上最高的,液冷充电线不是世界上最先做的,巨野麟泰花园但就是只有特斯拉能在自家量产车型上一次性变成现实。相比之下,Q4 E-Tron 的 125KW 充电,还没有量产,听起来就已经过时了。

噩梦这个词听上去有点夸张,但市场的表现更加夸张。

今年 2 月,德国一共有接近 1100 辆特斯拉车型交付,听上去不多,但是在电动汽车细分市场里面,这个数字牢牢排在第一位,相当于第二名的宝马+第三名的现代。说一个细节,Model 3 是在 2 月 13 号才开始在德国交付的,而 1 月份特斯拉 Model S/X 的德国总交付量只有 100 辆出头。

图片来源 cleantechnica.com

也就是说,理论上 Model 3 在德国的月销量可以达到 2000 辆,年销量理论上接近 2.4 万辆——这个数字可以超越奥迪 A4+S4+公子闲RS4,仅次于奔驰 C 级轿车+旅行车+轿跑车,排在德国中型豪华车的第二名。

德国人按平台算车型的态新葡京娱乐度的确令人称赞,而特斯拉用一款车单挑传统车企 N 款车的壮举更是让人拍案。

单干不如抱团?

有意思的是,去年这个时候,电动车领域的舆论氛围跟现在相比,是两个极端。

2018 年上半年涌现出来的“特斯拉杀手”实在是太多了——奔驰 EQC、宝马 iX3陈子豪揭穿魄狙、奥迪 E-T杜小婷ron Quattro、捷豹I-Pace、保时捷Taycan…甚至新款宝马 i3s 和日产 Leaf Plus 都要来分一笔热度。而这种“传统车企集体发力绞杀特斯拉”的氛围就是这样渲染出来的。

唯一还没现身的“特斯拉杀手”——保时捷 Taycan

以至于去年三月,保时捷董事会主席 Oliver 在德国汽车工业年会上说出了“特斯拉从来就不是保时捷造车的标杆”这一句话。

但事实是残酷的,起码对 BBA 们来说是这样——2019 年即将过去三分之一,而所谓的特斯拉杀手们,参数上勉强能打的没一个量产,量产了的又没一个能打。

雪上加霜的,是特斯拉攻城略地的速度。

去年这个时候,“产能地狱”仿佛与特斯拉伴生,全世界都在看着特斯拉的“笑话”,好像 Model 3 是一个永远都无法开出 Gigafactory 的窒息产品。到了如今,我们关注的问题已经不是“Model 3 能不能大规模量产”,而是“Model 3 到底还要称霸多少个国家的中级豪华车市场”。

在第一波攻势全面溃败之后,BBA 已经意识到如今扮演反派大 Boss 的早已不再是他们,于是,组团刷怪势在必行。

其实早在特斯拉崭露头角的时候,BBA 们就曾想过要将这股歪风邪气绞杀在欧洲大陆。在特斯拉祭出 Supercharger V2 之际的 2016 年,奔驰宝马大众就已经联合美国外援福特,成立了对抗特斯拉超充网络的充电服务公司——Ionity,并且宣称书拉密女小站可以提供 350KW 的超高功率快充。

后来的故事,大家可以在公众号后台回复 V3 查看,总而言之,BBA 的第一次抱团并不算成功,但都是浸淫汽车工业将近一个世纪的老油条,传统车企绝对不会只有充电这柏贤妃传一招。

在今年日内瓦车展举行期间,大众宣布将与大众系之外的所有电动车企业共享其电动汽车平台 MEB。简单点说就是,其他车企想要造电动车,可以直接到大众这买 MEB 平台。

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大量的需求催生大量的产能,而产能扩大可以摊薄每辆车的制造成本——大众不仅卖出了更多的 MEB 平台,还降低了自家车型的成本。

大众从成本下功夫,奔驰和宝马则动起了服务的主意,毕竟是豪华品牌,明目张胆管理成本的事情做不出来,而提升服务质量多收费的动作倒是可以多来点。

2 月 22 日,奔驰和宝马宣布合资 10 亿欧元,成立移动出行服务联盟。联盟旗下包括 5 个子公司:提供分时租赁和共享单车的在线出行服务平台 Reach Now、电动汽车充电平台Charge Now、在线停车服务平台Pa王天守rk Now、提供出租车/网约车/电动滑板的出行服务平台Free Now,以及专攻分时租赁的Share Now

这五个子公司的名字和经营范围估计能把人给晃晕,且不论互相都有一定程度的重合,更重要的是,这里面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凸显出厚夫厚夫设计顾问公司“宝马”或者是“奔驰”的血统。

如果只是“奔驰和宝马出钱”,而不是“融入奔驰和宝马”,那么下场可以参考腾势电动车。更何况这 5 家公司所在的领域,都各自有起码一个独角兽,甚至在充电领域,奔驰宝马本就是 Ionity 的成员,用户在选择充电服务供应商的时候会更加迷茫。

但特斯拉超车最重要的依靠,其实并不是成本,更不是所谓的出行服龙绝帝皇侠务,而是智能。

传统汽车供应链可以说是隔行如隔山。上周蟹老板试驾蔚来 Nio Pilot 的时候,李斌说过:“博世给的东西,对于厂商而言完全是个黑盒子。这会导致后续 OTA 计划无法实施,只能被动等待博世的后续研发。”

这本来无所谓,既然博世大陆这样的供应链 Tier1 独立于任何车企,那不管黑盒子白盒子,好用就行,但特斯拉不是这样干的。

北京时间这个星期五,Model Y 就将大概率搭载着特斯拉自研的自动驾驶芯片登场,这对传统汽车供应链是彻头彻尾的降维打击——不仅性能表现大概率会完全超越目前主流的 Mobileye EyeQ4+中央处理芯片方案,而且完全针对特斯拉的用户数据优化。

我们能想到的,其实 BBA 也能想到。从 2017 年开始,BBA 三强都各自拉来了自己的自动驾驶芯片合作伙伴——奔驰抱紧了博世,奥迪相约英伟达,而宝马拉来了 Mobileye(博世其实用的也是英伟达的方案)。

但还是那句话,时间就是金钱。

英伟达最新的高级辅助驾驶解决方案叫 Drive Pilot,是一套 L2+级别的方案,预计要到 2020 年四季度才会搭载在量产车上面,更不用说 Drive Pilot 本质上是一套向博世/大陆这样的产业链企业供货的产品。而 Mobileye 的 EyeQ5 芯片,甚至要等到 2021 年,宝马才能把它带进现实。

的确,Model 戈德拉星人Y 的量产时间也定在了 2020 年,但不要忘记,特斯拉车型的自动驾驶硬件是可以升级的——这里插一句,哪怕是奥迪最新的 Q4 E-Tron,都没有任何提及全局 OTA/自动驾驶硬件更换的消息——也就是说,哪怕 BBA 两年前就开始布局,也还是起码落后特斯拉一年以上。

抱团不是问题,思维方式才是。

写在最后

说一个这届日内瓦车展上面的细节。

Floris de Raadt,一位荷兰籍的汽车收藏家与赛车运动爱好者,联合 RemetzCar,一家荷兰的汽车改装公司,打造了全世界仅得得坏此一辆的 Model S 猎装版。

这不是一辆非常适合中国人的车——绿油油的车顶(这是英国人最喜欢的 Racing Green,宾利欧陆 GT 同款绿)、门板上“modelsb”的字样,还有国人对猎装车就是“棺材车”的刻板印象。但这并不影响这辆 Model S 拥有其独特的意义。

那就是:当 BBA 的电动车还存在于“概念车”阶段的时候,特斯拉的护城河已经挖到“让用户费尽心思去改装,哪怕整辆车都重新打造”的深度了。

总说特斯拉造电动汽车没情怀没深度没自己的品牌文化,但当特斯拉真的补齐了这几点之后,BBA 又将如何自处?

下一个日内瓦见。

(完)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电动星球News蟹老板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88036